他小心翼翼的從廚櫃裡拿出玻璃杯,倒入冰冷的牛奶。他的視線在高低不平的餅乾罐之間來回,最終停留在裝滿杏仁脆餅的罐子上。很快的,桌上準備好的小盤子放了幾片薄薄的餅乾,男孩望著自己的傑作,對於這樣的安排滿意的點點頭。他向來不喜歡雜亂的感覺,相信聖誕老公公一定也這麼想。

男孩不禁輕笑,雙手捧著牛奶與餅乾盤,一步一步走到無人的客廳。高大的聖誕樹圍繞著各式各樣的彩色燈泡,不時轉換鮮豔的顏色。他墊起小腳,輕輕的,盡量不發出聲音把東西放在小圓桌上。

男孩無法控制的打了個哈欠,眨眨眼,抓起先前準備好的便條紙,隨意找個地方跪坐在紅色毛毯上。白白的紙張令他想起窗外的大雪,他抬頭,透過玻璃窗看到一片漫無邊際的雪地。夜晚裡沒有路燈照亮,唯有隨風飛舞的雪花發出微弱的光芒。路上沒有車沒有人,他撇頭,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擺鐘,滴答滴答,左右搖擺。

十點五十六分,積滿雪的車道空空如也,男孩撇撇嘴,眼神中透露失望。

『親愛的聖誕老人,一路上辛苦了。這是我為你準備的點心,希望你會喜歡。
今年我的希望,』

他頓了一頓,咬著下唇盯著自己的字跡看。黑色的字寫在白色的便條紙上顯得刺眼,他卻有股模糊不清的錯覺。他感到心裡一陣空虛,明明家裡開著暖氣,他的身子卻覺得莫名的冷。

『是以後的聖誕節,我不再是一個人。』


【創作三十】牛奶與餅乾


「我回來了。」

雷對著空無一人的公寓說,脫下笨重的漆黑大衣,踢掉穿在腳上的布鞋,順手開啟電能源,瞬間燈光照亮了原本灰暗的公寓。

他望著死沉的留言機,眼神沒能掩飾失望的神色。雷想起不久前還在艾凡那小小公寓裡,屋內瀰漫著烤雞與馬鈴薯的味道,空氣中充滿生氣。他不禁輕笑,想像著宇佐美回到家時臉上的訝異表情。他幫忙艾凡準備的驚喜鐵定會嚇壞了她。

雷的笑容沉下來。他應該接受艾凡的邀請留下來,在這過大的空間裡他只會感到更孤單。瀧也不會回來,至少還要等到新年過後才會到家。牧野有天一定會操死他,可雷一點也不為他可憐。

冰箱裡沒什麼東西,相對的今晚也沒有聖誕大餐。他只替自己準備了一碗日式冷麵當晚餐。雷仰首,牆上的時鐘指著晚上九點。客廳的電視開著,螢幕撥放一對又一對的情侶在街頭上走。雷看著看著,突然有股衝動想拿起什麼摔往巨大的螢幕。

鈴聲倏忽大響,雷猛力地丟下筷子跑去接電話,慌忙中差點嗆死自己。他拿起電話筒,邊咳嗽邊拍打自己的胸部,困難地吞了吞口水。

「嗨!──哦,羅德尼……」愉悅的音調隨著另一端的主人聲音響起時冰冷,平板好聽的聲音一下掉了八度。「嗯呃,日本最近冷了點……嗯還好……嗯嗯……聖誕節快樂……嗯好……你也是……晚安。」

眉宇間閃過一絲不耐,並不是打來的人的問題。目前人在紐約還會記得打電話來這點令雷感到心暖,他氣的是那遠遠在澳洲享受太陽的死男人從沒打過一通,害他在接電話前白高興了一場。

「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啊……」雷甩甩頭,喃喃自語道。

「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一個人過聖誕夜……」他的眼神黯淡,勉強扯起的一抹微笑顯得難看許多。他回憶起不久前才對艾凡說過的話,現在仔細想想這句話實在不該說出來,就算他只是帶著開玩笑的心態說出口。

雷不記得最後一次與人共度聖誕夜是什麼時候。印象中他從不記得自己的父親,或甚至艾凡他們何時留下來陪伴他一起度過聖誕夜,一起分享在聖誕早晨拆開禮物那份喜悅。

他甩甩頭,試圖揮散莫名出現的苦澀感。雷回到房間,拿出待會要穿的睡衣,花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清洗自己,再花了大概半小時多的時間坐在沙發上轉台,最終敗於沒什麼好看的節目下決定入睡。

他睡前沒忘了準備一杯新鮮的牛奶,配上一盤從超市買回來的餅乾。這是習慣吧,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要這麼做。或許他自己早已知道原因,不過雷並沒有興趣把它從內心最深處裡挖出來。

這次,他連一張紙也沒留下。



電視節目的聲音吵醒了他,雷揉揉想睡的碧眼,一面努力地從床上爬起來,一面打著哈欠伸懶腰。他撥了撥那頭胡亂的黑髮,此時就像鳥窩一樣不過他實在懶得整理。

「可惡我居然忘了關電視……」裸足踏上光滑的瓷磚,從腳底傳來的冰涼感讓睡意消去不少。雷慢悠悠地晃進了客廳,看到一道黑影坐在沙發上看早間新聞。雷抓抓頭,剛醒來的他反應比平日慢了幾拍,直到對方喊了他的名字,他才認出是誰。

「嗨,小雷!有沒有想念我!?」對方手中拿著熏雞培根堡,嘴角牽起詭異的弧度,眼底帶著戲謔的凝視著與石化差不多狀態的雷。他放下還未用完的早餐,緩緩站起來,原先矮小的身軀瞬間顯得高大,在靠近雷後更是無形中給予壓迫感。

「瀧也……你……怎麼……會在這……?」

「我特地趕回來你居然這樣對待我,我實在太傷心了!」嘴上雖說傷心,臉上的表情寫得卻不是這回事。他惡作劇般的拍拍雷的頭,後者因驚訝過度而沒有反抗。瀧也嘻嘻的笑,露出一副很不正經的模樣。

「不會說一聲歡迎回來嗎?」

「……我為什麼要跟一個都不打電話回家的豬頭說歡迎回來。」醒過來的雷不滿地撇了撇嘴。

「別這樣,我可是把兩個禮拜的工作縮成一個禮拜完成。」瀧也苦笑,「反正我已經趕回來了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歡迎回來……」

雷的眼珠轉了一圈,蹶著嘴,說得好不甘情願,臉蛋上卻掩飾不了那份不意察覺的欣喜。這動作令瀧也促狹一笑,就像對待小孩子一樣的對雷捏了捏臉皮,望見對方那眉頭皺起的模樣只有使他笑容擴大。

「嗯,謝謝!還有小雷。聖誕節快樂喔!」

「……那我的聖誕禮物呢?」雷很順口的接下去,原因只因為他不想祝福這該死的傢伙聖誕節快樂。雖然他有那麼一點點點點點點──對就那麼一點點高興瀧也會趕在聖誕節這天回來。

「看不出來嗎?就是我啊!」瀧也刻意惡作劇般的眨眨眼,看到雷因噁心而眉頭皺得更深,他大笑出來。「有我這個大帥哥陪你,這可是大家夢寐以求,世界上最好的聖誕禮物!要不然你幹嘛準備牛奶跟餅乾給聖誕老人?」

「那、那個是──!!」

「哈哈不用害羞嘛小雷!」望見雷因被說中而刷紅臉,他原本很好的心情更是愉快。瀧也露出惡劣至極的笑容,以著誇張的口吻說:「小雷還真~的~好~可~愛~喔!!」說話時還刻意學起現在女孩的口氣起來,雖然由一個大男人的嘴裡脫出實在是怪了點。

「才不是!!死瀧也你會錯意了啦──!!」

(完)


+ 後記 +

好了我腦殘詞窮了(囧”
應該很多人不知道,牛奶還有餅乾是國外小孩子準備給聖誕老人的點心,算是聖誕節的習俗吧
之所以會創這個題目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只不過被我寫的很糟糕(汗
腦子裡想像的跟寫出來的差距超多
而且最近真的寫不出自己所想要的感覺……

創作者介紹

Memento Mori

devilk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