註:由於這是在打他們的文章前寫的,因此設定、個性方面可能會與正文偏離點。



《Happy Halloween! 之白虎篇》


傳說每年的十月三十一日,鬼門開放,地獄中的妖魔鬼怪,就跑到人住的地方騷擾。但是如果在自己的家們前,裝上魔鬼形狀的飾物,魔鬼就會視為是自己的同類,就不會騷擾這家人了。

而這些傳說,也使一些頑皮搗蛋的兒童,在那天晚上化裝成妖魔,去拍朋友的門嚇人,但這舉動人人皆知,從此成為風氣,使本來恐怖的鬼節變成歡樂的萬聖節。



法國。十月三十一日。早晨。

德拉‧莫特‧卡迪拉克家族的下一任主人正坐在客廳裡發呆,一個人從早晨五點就不知道在想什麼。連家裡的傭人問候他,他也只是隨便回應一聲,有時甚至沒有聽到,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。

向來與他保持距離的瑟提可,自然在下樓時看到哥哥後,便不想驚到他而悄悄經過。他卻沒想到走到沙發的另一端時,會突然被叫住。瑟提可挺直身子,僵硬的轉過身,緊張的連呼吸都亂成一團。

「有什麼事嗎,少爺?」他降低音調,試圖讓自己的話聽起來不討人厭。而這樣的動作,立即引來他哥哥轉過來,無奈的回望著他。

「母親又不在,別這樣叫我。」讓‧法蘭蘇輕輕探口氣。

「對不起。」瑟提可頓了一頓,最後在對方眼神的威脅下,才不習慣的說:「…哥哥。」

扭扭捏捏的模樣,惹來對方一陣輕笑。讓‧法蘭蘇不經意的問道:「你現在要去哪?」

「上學。」他聽到哥哥輕咳幾聲,瑟提可趕緊補充:「少──呃……哥哥。」

讓‧法蘭蘇挑挑眉。住在一起都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他弟弟還是改不了這個壞習慣。

「今天就別上了,難得我有空,就陪我。」

「可、可是──」

「聽說今天是萬聖節呢。」突然間打斷了對方的話,讓‧法蘭蘇瞬間變得興奮許多,為那成熟的臉孔添上幾分稚氣。

有點反應不過來如此快的變化,瑟提可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「活了這麼久,我從來沒有參加過。今天難得我有一整天的空閒,所以我想要你陪我一起過萬聖節。」

「這個……」瑟提可面有難色的看著他,「哥哥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。不過你知道夫人很重視我的課業,所以我……」他困難的吞了口水,才繼續道:「我……我今天無法陪伴你。加上我也沒有參加過。菲力普管家懂得比我多,或許他幫你比我幫你還要好。」

他每一句話都是先想過好幾次才脫出。每多一句他哥哥的臉色就變得不怎麼好看,使得他越講越小聲,最後就像蚊子在鳴叫般,幾乎快聽不見。

瑟提可不知要把視線擺在哪,滿臉冷汗,玩著手指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「你就這麼討厭我嗎?」讓‧法蘭蘇說話時帶點怒氣。他直直盯著自己的弟弟,那雙黑褐色的鷹眼,更是令瑟提可怕的抖了一下。

「對、對不起。我並沒有這個意思!」他連忙解釋,見他哥哥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話,瑟提可投降似的舉起手,歎了口氣,說道:「好吧,我今天不上課。我會留下來陪你。」

反正去了會惹起他哥哥的不滿,不去了也是會被後母挨罵。雖然他實在不願意,但哥哥生起氣來,是比後母還要可怕許多。

「很好,好乖。」翻臉如同翻書般,前秒讓‧法蘭蘇的臉上還布滿烏雲,下一秒馬上就出現晴天,就好比海市蜃樓,眨眼就不見蹤影。

瑟提可苦笑,卻什麼也不敢多說。



「你看,這件好不好看?」

就算是萬聖節的當天,街頭上仍然還有許多人走動,可見會提早買的人,比臨時抱佛腳的人還要少。

瑟提可陪伴著他哥哥去逛街,已經有一個多小時。他的手中掛著好幾件準備試穿的服裝,讓‧法蘭蘇卻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,沒多久又多加了幾件戰利品。

「哥哥,你先試穿看看好不好?」他感覺到四周的注意力,無奈的問道。就算沒有認出他們是誰,光他手中的衣服量就多的嚇人。

「對不起,有點高興,所以忘了。」讓‧法蘭蘇尷尬的抓抓頭。

他走入試衣間,每一件穿好後,他都會出來給瑟提可看一看。瑟提可偶而會給點小意見,但除此以外他都保持沉默。反倒是服務的小姐話最多,似乎對每一件他所試穿過的服裝感到滿意。

吸血鬼、精靈、忍者、天使、惡魔……如此多次的試穿,看得瑟提可眼花撩亂。老實說,把自己打扮成奇奇怪怪的模樣,只為了挨家挨戶去要糖果,他真的不明白萬聖節有什麼好玩。

不過看到哥哥如此興奮,他也不好意思講自己根本就不想參加。

「我去付錢,你先打給司機,叫他來接我們。」出了試穿間後,讓‧法蘭蘇對自己的弟弟命令道。看到對方點了點頭,他頭也不回的走向那條不遜塞車的人條。



法朗晶女士是法國最有名的化妝師,自然成為了德拉‧莫特‧卡迪拉克家族的私人化妝師。只要收到他們的一通電話,不管法朗晶手中有沒有工作,都一定會以他們的要求作為優先。

法朗晶今年剛過三十。或許是她有一半的中國血統,因此使她看起來年輕許多。雖然每日替不少客人化妝,法朗晶本身卻不喜歡。她總是認為自己的臉蛋不需要,因此只有在工作時,才會為自己抹上淡淡的一層妝。

「德拉‧莫特‧卡迪拉克少爺,沒想到您還帶了個貴客來。」她笑得連牙齒都露出,別有意味的瞥一眼低著頭的瑟提可,帶領兩人進入她的工作房。

「法朗晶,您好。」讓‧法蘭蘇回笑以答,突然靠上,在女子的耳旁講了幾句話後,她笑得更加迷人。

「沒有問題的,少爺。」她回首,臉上依然掛著職業笑容。「瑟提可,你先在這裡坐著。」

瑟提可挑挑眉,順著法朗晶所指的地方望去,再看看那笑的異常詭異的女子。平常不會請他坐下來,今天好心的讓他坐在化妝台前,他感到奇怪也不是沒有道理。

他滿懷狐疑的走向座位上,乖乖的聽了她的話。其他兩人走出房間,只留著瑟提可一個人看守這裡。

因為最近沒有好好的睡,過沒多久他沉重的眼皮垂下,他稍微挪動一下身子,改成舒服的姿勢後,就在自已的位置上睡著了。


To Be Continued...
創作者介紹

Memento Mori

devilk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