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字創作】時空膠囊
-Time Capsule


他與他曾是很要好的朋友,從小在一起玩耍。

他與他是完全相反的人,開朗人緣好的外向個性,與羞澀腦袋好的內向性格。他總是那走在前方,笑得極度開心的隊長,而他則是跟隨在自己身後,頭抬低低的小跟班。他們兩之間的關係微妙,或許就是因為這份微妙,他才會開始承受不了男孩默默對他的付出。

他不記得自己何時對男孩感到厭倦,也許是在國中時認識不少朋友後,也許是高中時交往的女朋友對他提議後,他記得每當男孩的身影映入他的視線,他就會煩躁地皺起眉,心不在焉地聽著男孩講話。夜晚回家總是快速的跟朋友跑去玩鬧,或直接拒絕男孩的邀請,無視男孩那受傷的眼神。

他記得大學時兩人已沒怎麼聯絡。他隻身到東京讀書,後者卻拒絕這份好機會而留下來照顧店面。他知道男孩的家庭很窮,勉強靠著店面的收入糊口,店面生意很好,卻常在假日看他入進入出,忙得焦頭爛額。他不明白男孩的腦袋在想什麼,為了這沒有未來的工作而放棄上大學的機會,但這不關他的事。

他們兩之間的感情已經稀疏到不可思議。上了大學,他幾乎快忘了他,直到大學畢業三年後,男孩以著不知打從哪來的消息找到他。那年的他已有了女朋友與好工作,在一家大公司當設計師,男孩依舊生活窮困,但沒忘了帶來他最愛吃的櫻桃派。那天開了門的女友招待他,而自己只能傻著眼望著那包裝精緻的小點心。

他已不記得男孩到底喜歡什麼,更是不知道男孩現在的生活如何。男孩偶而會來看他,手裡總不忘了帶櫻桃派。男孩一向都是這樣,不喜歡因自己的問題而讓別人困擾,從不提起自己的困難與生活,更是不會主動的說出自己的心裡想說的話。他就像以前一樣露出親切的笑容,凝聽女友那滔滔不絕的交談,與自己偶而發出的苟同單音。

他一點也不了解男孩,甚至對於他這種不勝其煩的動作感到厭惡。男孩每每的出現讓他喘不過氣,私生活被男孩搗亂了,他有時在女友不在會閉門不見,也有時惡言口出,只為了能把男孩打發走,永永不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裡。

直到那天,他在自己的信箱收到了那張喪禮通知單。他有些錯愕的凝視著卡片上的整齊字跡,以為自己看錯了,盯著上頭的名字久久無法移動。

他當然是參加了男孩的喪事,至於原因連他自己也不清楚,只是單單認為這是他該做的事。那天他穿著烏黑的西裝,插著口袋垂著頭,陪伴男孩的遺體送入火葬場。

葬儀完後他收到男孩父母的交代,前往那破舊不堪的老公寓。男孩的私人遺物將屬於他,這是寫在遺書上,他不懂為何男孩東西不交給親人,反倒是他這毫不相干的第三者。他翻弄著男孩的房間,找到了一些他小時送給男孩的禮物,與牽出他的童年回憶的東西。他愣住,目不轉睛地望著那些完好無缺的小東西。某某棒球選手的卡片、轉蛋贏來的小東西、他用零用錢買的小汽車、在路邊撿到的奇異石頭……那些曾是他覺得沒什麼的物品,如今卻好端端的在男孩房間裡,一排排擺在容易看到的地方,乾淨無灰塵,宛如寶貝般的惜戀。

還有一張泛黃的相片。

他眨了眨眼,好奇地拿起,從單調的相框輕輕抽出。攝影師的技術不好,兩人挖土對著鏡頭傻笑的動作勉強的塞入小小的照片裡。他記得那棵大樹,那是兩人埋下時空膠囊的地方,當時他們才小學,無聊的學著當時的流行,他想起這不禁輕笑出來,為了自己當時的單純心態感到好笑。

他翻了過來,後面草草的筆跡寫著『二十年後的四月五號』。他記得那天他們兩答應要在二十年後挖出來。他早已忘了小時的那份承諾。男孩沒忘了這件事令他興起一股罪惡感,不禁抓抓頭來掩飾自己的羞窘。他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日曆,二十年後的四月五號正好是明天,他要回東京的的日子還早,於是決定明日去看看那個地方。

他一早到了那間位在小丘上的寺廟,住在寺廟裡的住持面孔和藹蒼老,但與二十年前不同人。他拿著小鏟子,得到住持的答應便自顧自兒挖了土,拿出那充滿泥土味的木盒。他的樣子鐵定看來滑稽,穿著西裝手上卻沾滿黑褐泥土,但他不介意,從口袋搜出放在男孩房間的鑰匙,轉動一圈,卡咯一聲鐵銹的鎖就打開了。

他望著那兩張單薄的紙張,因年代已久而顯得泛黃。他讀著自己寫的信,筆跡宛如蟒蛇扭動身體般的歪斜。他看著看著不禁為自己的蠢笨而笑出。與某某大美女結婚、收集到所有自己喜愛的棒球選手的卡片、零用錢拿更多更多、轉蛋要在房間塞滿滿,還有些兒童時才會有的蠢想法……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,卻讓他像老人般懷念起來,二十年前的回憶令他暫時失了神,有如瘋子般的吃吃傻笑。

他翻開了第二封信,大大的紙張只有兩排小小的整齊字跡。他讀到語尾,突然愣怔,手指頭不自覺地握緊紙邊,因力道過大而發著抖。一時他明白了,明白為何男孩這幾年來會與他糾纏不清,死心踏地的想成為他私生活的一部分。

「……笨蛋……為什麼你從來不說?」

他凝視著那兩行筆跡,烏黑的字體似乎在他眼中跳起舞來,飛出了泛黃的白紙,鑽入他深邃的眼眸裡。他感到鼻子一酸,眼眶模糊,兩排淚水就這樣無法控制地滑下來,滴落在退了色的信紙上。

(完)


+ 後記 +

感覺上好怪(炸
超亂的吧這篇,應該沒有人看懂(汗
創作者介紹

Memento Mori

devilk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inminori
  • 我看得懂啦XDDDDD

    好可惜的兩隻QAQ

    只是不夠悲傷,有點像匆匆帶過吧!
  • 嗯因為我寫不出悲文感覺(遠
    不是很喜歡寫悲文,而且根本是沒在寫(炸
    果然功力還是有待加強啊...(不對吧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7 02:54 回覆

  • cinminori
  • 嘎我也不喜歡,我喜歡歡樂的情節。

    不過有時候悲傷的感覺不錯,但是我還是不喜歡啊嘎(矛盾)
  • 嗯啊光想那些悲劇裡的人物的感受就讓我心痛= =
    我喜歡看別人寫的清淡悲傷文XD(巴
    自己寫的我就不喜歡了=3=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8 02:3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