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故事純粹虛構,與實際的人物、故事、團體無關。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
───BL有,慎入!



【中文御題】一夜情

註:據說是送給稔的生日賀文


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,沒什麼大不了。

他瞪著身旁熟睡的男人,放在床上的手掌握得死緊,尖利的指甲紮入皮膚裡,留下一道道醒目的紅痕。他煩躁地揉著太陽穴,正思考該如何是好,但他馬上放棄,要怎麼處理不關他的事,吃虧的是他,他只要悄悄趁男人沒醒前離開即可。

「每次都這樣,煩不煩啊……」他悶悶地埋怨道。

他知道自己長的像女人,就算留了短髮也會被看錯。其實他對自己的外表不在意,從小就長得這樣他也沒辦法。那些看錯眼的傢伙只是瞎了,但最近瞎得更是離譜,突然被搭訕甚至被強勢的抓上床這種事,似乎已成為他的家常便飯。他想到這,不禁皺眉,雖說不在意,但久久也會對這種常常發生的倒楣事感到煩。

他起身,無視於下半身傳來的痛楚感,彎下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衫。他咬著牙,忍著疼痛穿上衣服,如此簡單的動作,如今卻顯得困難無比。他花了不少時間才把內衣褲穿起,又龜速的把長褲拉上,繫上黑黑的皮帶。

他穿上工作服,白襯衫上的鈕扣總是扣不好,不時扣錯洞。細長的鳳眼微微瞇起,他原是決定乾脆不要穿好了,但想想現在還是工作時間,露著胸膛似乎不怎麼好看。況且還是滿是紅點的身子。

他垂下頭,面無表情的望著胸前那一點又一點,過分多的紅色吻痕。

他邊忙著扣鈕扣,打上領帶,邊心中咒罵著床上那不要臉的男人。昨晚送來客人點的紅酒,才剛放下東西,就被男人強迫式的推倒在床上,他當然是有反抗,可男人的力氣比他大太多,他根本就是動彈不得的乖乖被他宰來吃。

他果然恨死了酒精。

「媽的我的工作大概完蛋了。」他低聲咒罵道。發洩般的,用力地穿上烏黑的西裝外套。一切準備好後,他轉身要走,才發現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。

他用著極度冰冷的眼神掃過那緊握的大手。

「幹嘛?」

「那個──」那男人面有難色的回望著他。

他知道男人想說什麼,反正每次都是同樣的話,他聽了都覺得煩。雖是如此,他還是翻個白眼,不勝其煩地重複著同一句話:「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有關昨晚的事,以後也不會藉此對你勒索敲詐,所以請不用擔心。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?」他的口氣聽起來超級不爽。

「啊不是的。我只是…嗯……不好意思,昨晚對你粗魯了點……」他笑了,充滿歉意的羞澀淺笑。「那個,在我褲子的右邊,口袋裡有我的皮夾,你可以拿走裡面的所有錢。算是歉禮。」他放手,不知所措抓著頭。「對不起,我身上帶的不多。」

他挑眉。這是他頭一次遇像這樣的傢伙。但錢拿白不拿,他順著男人的指示搜尋,很快的就找到那質感很好的深褐皮夾。他翻了一翻,發現裡頭有一萬塊。的確不多但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好。

他看到男人的證照,田中大輔,普通到不能普通的名字。其實男人叫什麼不甘他的事,他不過是一時好奇才會想看一下。

他胡亂的把鈔票塞入口袋裡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。



他沒想到還會遇到那男人。一個月過後的他正在四處奔波。他快被房東給趕出去,再不趕快找到新工作他就要變成街頭上的無業遊民。那天他正趕著去某家大公司面試,時間還早,他在附近的公園晃,正好望見坐在板凳上的男人,昂首目不轉睛地盯著綠葉密佈的樹根看。

他想當做沒看到對方的悄悄經過,卻遠遠的被呼喚。他以為對方早已忘了他,但想想世界上長的像女人的男人也不多,雖然自己的長相不能說特別突出,卻算是有幾分姿色的男人,不過他無法為此感到高興。

被叫了兩三次,他再也無法無視於男人的存在。他不耐煩的改變路線,心不甘情願走到男人面前。後者微笑著,溫和的深色眼眸直直瞅著他看。他感到有些不自在,撇了撇頭,雙手插在單薄的外套口袋裡。

「嗨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他發現男人很愛笑,而且看起來有些傻裡傻氣的,但笑中卻帶著令人安心的感覺。

「你在幹嘛?」他不經意的問道

「嗯,我在等樹掉下錢。」男人似乎感到他不可思議的錯愕,又趕緊加道:「我是認真的。」他收回笑容,神情嚴肅。

「你笨蛋啊你?!」他不禁翻了翻白眼。這種無事做做的傢伙,只會想些有的沒有的荒唐東西,他最討厭像這樣的人了。什麼樹會長出錢,有時間在這裡混還不如去找工作。那沒用的父親就是這樣,天天只會在家裡想白日夢,喝著自家小孩賺的錢所買的酒,望著破舊的天花板發呆。

他想到那還三個月還未繳房租的公寓,以及三餐都不知下落的人生,他更是感到火上加油。

「嗯……有些人的確是這麼說我。」男人無所謂地聳聳肩。

「媽的你真夠糟糕!」他連看男人一眼都不想,毫無留戀地轉身就走。「真搞不懂我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在你這種人身上!」他嘴裡低喃道,口吻極度不快。

「那是因為你寂寞吧?」

他愣住,腳步再也無法移動。他半憤怒半訝異地轉過身,回望著男人。他想說些什麼,想反駁男人的話,卻發現喉嚨像卡住般的發不出聲。男人起身,他這時才發現對方很高大,至少是高了他一個頭。男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與先前完全不一樣,強勢的令他倒退了幾步。

「那天晚上。」男人停下來,從口袋裡拿出筆與紙,筆端在紙張上沙沙作響,他快速寫了幾行字,幾乎可說是用塞的方式遞給了他。

「這是我家電話、地址。」他丟下了這句話,若有所思的看著他。「那天晚上,我從來沒有把它當作一夜情。」男人一字一字清楚的說,口吻平靜認真,聲音萬分輕柔的彷彿怕嚇壞小貓般。

男人不再說什麼,與他擦身而過,而他只能愣愣地望著對方的背影,紙張無意識地握緊。直到對方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,才緩緩地移動視線,低頭凝視著潦草卻莫名整齊的漂亮字跡。

(完)


+ 後記 +

寫完有股好像在寫稔稔的NIGHTMARE另版耶(囧
這個點子其實在我腦裡滾很久了,比nightmare還要早真的啦(囧"
只是當時還不會寫短文,而且有(囧)到所以一直沒有碰
最近浮上來就想說寫來送稔稔好了(巴
其實我已經快把稔想要的設定給忘光光了(炸

吶吶,覺得那結局交代的太不清楚可以自己想像喔ˇ(巴
另外,退貨不能,本公司沒這服務ˇ(燦笑
創作者介紹

Memento Mori

devilk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cinminori
  • 其實我也忘光了(汗
    不過沒有關係啦有文看就好XD

    好像真的有那種感覺啊,沒有關係沒有關係靈感相似是常有的事情咩XDDD

    我相信妳~XDD

    可是人家好想要後續(拉袖子)
  • 嗚我覺得蠻對不起你的orz
    居然送給你一篇跟你自己的文相似的東西(自巴

    後續是什麼能吃嗎?(傻笑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5 08:29 回覆

  • cinminori
  • 當然不能吃啊ˇ
    要寫出來才行喔ˇ
    唉呀你覺得對不起我嗎XD
    如果後續寫出來我就原諒你喔(燦笑)

    XD
  • 這個這個...
    我不知道要怎麼接(默
    頂多可能只會生出一篇短文(炸

    你自己寫嘛=3=
    稔稔最強了我知道你能做到的(喂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6 10:27 回覆

  • cinminori
  • 我很廢的說QAQ
    我寫出來一定是老梗= =
    最近都在寫老梗啊QAQ

    小蘭寫咩寫咩我相信你的功力!!!!
  • 沒關係我最近也差不多(巴
    所以ˇ來吧來吧來寫吧ˇˇ(喂

    我看看XD"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7 02:59 回覆

  • cinminori
  • 小蘭天神大人啊@@
    妳這不是要叫我再多挖一個坑跳咩(淚)
    我好想哭可是又好想知道後面唷(淚)
    嘎嘎嘎嘎,我是個沒有自制力的女人。
  • 我沒有啊我只是說你可以寫寫看嘛(燦笑
    來嘛乖小孩你就寫吧XD(喂喂!!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18 02:28 回覆

  • 稔
  • 囧囧,我看到小蘭發出閃亮亮光芒了。
    你在誘拐小孩子啦~~
    (天音:話說滿十八歲的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吧?)
  • 沒有啊沒有啊
    那個是太陽啦孩子,你看錯了XD(巴

    誘拐?你在說什麼啊(裝傻

    devilkid 於 2008/02/20 07:55 回覆

  • cinminori
  • 不管不管,那分明是從小蘭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@@

    媽媽,有人裝傻啦(哭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